didoL_中二少年多奇志

我就想试试能不能正常发文字...

BGM:愛唄 by GReeeeN。多年以后又重新跳回了初心cp的坑,按耐不住手痒剪了个视频就当是回忆一下当年打动我的点点滴滴吧。其实我最希望的是有人能喜欢上这首bgm之后剪一个更好的出来......总觉得自己的水平太辜负自己喜欢的歌和tf两只了- -

自制,想看小变态被大变态虐,趁着复习间隙随手剪了个拉郎短篇,没啥逻辑,看看就好。封面原图来自微博@隐一鱼。渣技术拼了一下加了个标题- -下一个目标是苏三省x徐天!

赶着群里的活动剪了个视频......请不要吐槽我的调色我真的尽力了(PД`q。)·。'゜群宣:494883151 问题儿童来自安维尔 同好快来玩耍!

【贾尼】 心做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77175/
趁着炮总生日撸了贾尼【诶?视频出来
发现果然写文还是好简单
anyway 贾尼大法好 祝炮总生日快乐啦~

12 inches的第二更……




我还啥都没干就被屏蔽了…以后真有肉可咋整…

战损报告


超人很不想做这件事,可这只能由他来完成。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捏着薄薄的文件夹走到了房间中央。所有人都沉默地盯着他,超人,虽然他从来就不需要呼吸,此时却体验到了窒息一般无力的感觉。他的小腿和手指都在发抖,胃部痉挛着,脸色也苍白的像手中的纸。他觉得自己也许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了,可是该死的蝙蝠侠仿佛在某处瞪着他,给了他更大压力的同时,也给了他莫名的勇气。
我必须做到这个。超人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我必须做到这个。
“各位,现在我来宣布一下一周前的战损报告。”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超人接到蝙蝠侠的呼叫时,正躺在被太阳烘的暖洋洋的草坪上享受着玛莎特别为他准备的苹果派。他甚至没来得和玛莎好好地告别,就飞向了哥谭市。
他的心在看到四处逃散的市民时沉入谷底。

“在公共设施方面,哥谭市政府的办公大楼恐怕是彻底报废了。”

这是当然的。超人心想,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那艘该死的宇宙飞船正好降落在那栋倒霉大楼的上方,压垮了半座建筑物。他赶到那片废墟的时候,蝙蝠侠正沉默着抱着一个孩子走出来。超人赶忙上前接过了那个孩子扫视了一遍,万幸,只有一些皮外伤。他以最快的速度安置好了那个孩子然后回到了蝙蝠侠的面前,开口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蝙蝠侠摇了摇头,“我不清楚,这艘飞船是突然出现的,可能和前段时间检测到的虫洞异常波动有关系。”他回过身,阴沉地盯着那艘飞船走了过去,“如果是的话,恐怕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友谊的使者。”
超人拉住了他,“嘿,等等,蝙蝠侠,你不是想一个人过去吧?”
蝙蝠侠没有说话,但是超人知道这代表着承认。“这太疯狂了!”超人有些愤怒,“你对他们一无所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冷静,克拉克。”蝙蝠侠的声音被调整过后听起来低沉的过了头,“我不会让自己陷于危险之中的。”

哦,然后发生了什么?超人回忆着当时的情况有些恍惚,啊,对了,他们也许又争论了几句,可他最后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蝙蝠侠离开。他当然拦不住蝙蝠侠。蝙蝠侠是个固执的混蛋,超人虽然自认为是个挺能言善辩的家伙,可他在对方面前从来都讨不到什么优势。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唔,平民伤亡……”超人将文件翻过一页,“2680人……”

他为什么没有阻止蝙蝠侠?超人机械的朗读着手中的文件内容。如果认真起来的话,他相信自己在武力绝对不会被蝙蝠侠一边倒的压制住。可是事实,不管是超人,还是克拉克肯特,他面对着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顺从对方。不管是在联盟里,还是在床上,他只能让布鲁斯去做他想做的。当时也是一样,超人眼睁睁地看着蝙蝠侠一个人跳入了一片废墟,消失在烟尘之中。他只能低声咒骂了几句,转身冲过去,把一个又一个的平民带离灾难现场。

时间也许过了很久,蝙蝠侠没有出来。正义联盟的成员们陆续赶到了现场,他们竭尽全力将生还者带离了灾难中心,将死伤者安置到空地上,可蝙蝠侠还是没有从那艘该死的飞船里出来。超人觉得自己不能再忍受这个了。他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朝飞船飞去。有什么呢,最坏的情况无非就是被布鲁斯无视,然后冷嘲热讽几天罢了。他早就习惯了。
超人像一支箭穿梭在飞船的残骸中。尸体散布在飞船各处,穿着奇怪装甲的生物倒在地上了无生机,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蝙蝠侠,不管是活的还是……不!超人猛地摇了摇头,咬紧牙关加快了搜索的速度。
最终他停了下来,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就在前方和另一个家伙纠缠着飞到了半空。“蝙蝠侠!”他的蝙蝠侠,天呐,他的蝙蝠侠。布鲁斯的面罩在战斗中遗失了,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超人也能看见他苍白的脸有一半几乎都被鲜血和颜色怪异的液体覆盖,可他仍然咬着牙死死抱住了敌人,和对方一起吊在半空中。也许一眨眼之间,超人甚至都来不及恢复自己屏住的呼吸,布鲁斯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超人发誓自己从没有飞得这么快过,他几乎在下坠发生的同时就接住了蝙蝠侠。在这个距离他终于看清了他们的敌人。那个长着扭曲面孔的生物发出了“咯咯”的奇怪声音,粘糊糊的手指不断滑过自己喉头插着的蝙蝠标好像想把这个奇怪的东西拔出来。可它终究没有成功。那只生物晃了一晃,最终掉落在了一片废墟之中。
“拉奥啊……”超人抱住了蝙蝠侠,“布鲁斯,你还好吗。”蝙蝠侠紧闭着双眼摇摇头,他剧烈地咳嗽着,有血沫顺着嘴角喷了出来。超人低头感受着手上滑腻的液体,感到自己的整个身躯即使正在太阳的照射下依然止不住地慢慢变冷。蝙蝠侠胸口的伤明显到他甚至不需要动用x射线。
“布鲁斯……”超人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随着布鲁斯体内的鲜血慢慢流逝了,“不,相信我,你会没事的,我带你走,没事儿的……”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了,只能收紧手臂抱着蝙蝠侠飞向高空,低头用脸颊贴住布鲁斯的侧脸,“布鲁斯,别……”
蝙蝠侠好像是笑了。超人看不太清楚,他的眼前已经因为泪水的关系一片模糊。“克拉克……”蝙蝠侠一边咳嗽着一边抬起手为克拉克拭去了脸颊上的泪珠,“你……还好吗。”超人哽咽到说不出话,只能捉住布鲁斯的手抽泣着点点头。
他确定蝙蝠侠是笑了。被超人抱着的男人费劲地转过头,向下看了哥谭市最后一眼。
超人抱着蝙蝠侠停在半空中,感觉到怀中那具强壮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而僵硬。就像所有他看过的小说一样,超人感到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如果他曾经拥有灵魂的话,逐渐离他远去了。

“以上就是哥谭市在此次袭击中的损失情况。”
超人放下手中的文件夹,终于有勇气抬起头扫视着他的同僚们。
“现在请容许我说明一下正义联盟的战损情况。”
“蝙蝠侠,死亡。”

12 inches

(一)
Ben蹲下身看着被手下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少年,伸手松开绑住对方眼睛的布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重新把给布条打了个死结。

自己这帮愚蠢的手下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街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横死街头的。

“抓错人了。”Ben直起身踢了踢脚边的人,对方闷哼一声醒了过来,“这么个小鬼要是能抢走我们的生意,我们都该跪在地上吞枪自杀。你们的脑袋是摆设吗?”
看着满良横肉的男人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面孔,Ben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他蹲下身扯掉了男生嘴巴里的阻碍物,在对方妄图咬住他的手掌之前一把掐住了他的下颚,“嘿,小狗,冷静点。”Ben手上使了点劲儿,“别逼我动粗。”对方胸口剧烈的起伏逐渐平缓下来,Ben满意地松开手拍了拍对方的头,“嘿,听着,今天晚上的事纯属意外,好吗?别想太多,别往外说,忘掉它。”“你们这群恶棍!强盗!你们……唔唔唔……”Ben一脸平静地把塑料球塞回了男孩的嘴里,从腰间摸出手枪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哪儿捡来的扔哪儿去。”Ben挥了挥手,几个人忙不迭上前把昏迷的男孩儿绑好扔到了车上。“哦,等等。”Ben走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塞进男孩的牛仔裤里,顺手拍了拍他的屁股,“行了,带走。”

面包车慢吞吞得消失在街道拐角。Ben插着口袋站在原地,盯着黑暗的街道若有所思。“你们谁想出来用那玩意儿堵嘴的。”他回头瞪着围成一圈的手下。几个人一脸迷茫,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小个子犹豫着举起了手,“头儿,这不能怪我,当时我手边只有这玩意儿……”“我没怪你。”Ben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古怪的笑意,解下自己的手表扔进了那个人的怀里,“事实上,干得漂亮。”

他转过身,悠闲地朝面包车消失的方向走去。

Henry直到第二天依然头疼欲裂。他昨天是在垃圾堆里被夜巡的警察叫醒的,身边还散落着钞票和……从自己嘴里解下来的口球。从那些警察古怪的眼神看来,Henry觉得自己多半被当成了有什么特殊癖好的小牛郎。他怒火冲天却又无计可施,只得在警察的注视下狼狈地起身,顺便捡走了地上的所有钞票。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等Henry终于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Amy和Gal已经睡下了,他甚至连伤口都来不及处理就倒在自己的床上昏睡了过去,附带半宿的噩梦。

感谢周末,感谢室友,虽然他最终踉跄着下楼时已经是傍晚,他还是在厨房找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新鲜的三明治。“Amy,你就是我的天使。”Henry感激地抓过三明治狼吞虎咽。“嗯哼,我是。”Amy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客厅的地上看电视,“你昨天去哪儿了?我们还以为你先回家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Henry咽下一口三明治,“我被绑架了。”

他听见Amy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过头盯着自己。 “我的天哪,你还好吗,你报警了吗?”“额,我是觉得不需要了……毕竟我就是被经查找到的。”Henry舔干净手上的番茄酱,“再说,我就是被人敲了后脑勺,威胁了两句……我觉得他们只是找错人了。更何况我还白拿了一笔钱。”
Amy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从来没听说过被人绑架还会有补偿的。”“谁说不是呢。”Henry瞄了一眼客厅的表,“操,打工!”
“嘿,Henry,你真的可以吗?”Amy看着急匆匆冲上楼的男孩儿,“你可是刚被绑架啊!”Henry抓着外套从楼梯上跳下来,“相信我。”他跑过去给了Amy一个大大的拥抱,“顺便,谢谢你的三明治。”
(二)
Henry穿着马甲,站在吧台后面慢吞吞的擦着手里的玻璃杯,决定假装没看见对面黑暗卡座里不时盯着自己看的男人。他打工的酒吧位置虽然不算热门,然而小小的酒吧每天晚上都人满为患。虽然老板坚持是因为自己的调酒技术高超,但是Henry觉得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个男性服务生才是最大的原因。毕竟,这家店所处的小巷对面就是一家Gay Bar。

“Henry,把这两杯酒端过去。”显然自己消极的工作态度并不能让老板满意。Henry小声地抱怨了一句,放下手里大概被他擦了两百次的玻璃杯,端着托盘走到了角落,那个盯着自己看的男人面前,他现在终于看清楚了对方。可惜了这张脸,Henry有些遗憾,我之前还很喜欢棕色眼睛的男人呢。“先生,您的酒。”他放下酒杯,尽量避免和对方目光相接,却在转身准备离开时冷不防被对方揪住了手腕。

Ben看着男孩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厌恶,轻轻笑出了声,“别走那么快,坐下陪我喝一杯。”
Henry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骂人的欲望。他端过酒杯一饮而尽之后甩开了对方的手,“先生,您应该好好尝尝这杯酒,我们老板的品味很不错。”“我看得出来。”Ben用轻佻的眼光瞄了眼Henry包裹在紧窄工作裤里还被马甲加成过的屁股,“品味很不错。”

Henry在幻想中完成了把玻璃杯砸在对方帅气的脸上的暴行,心情平静了些许。冷静,他告诉自己,找到兼职不容易,Henry。冷静,你不是第一天遇见变态,别让这个家伙毁了你。
他的努力在对方把手掌覆盖到他的屁股上并轻轻捏了一把后彻底失效。

Ben感谢他做过的拳击训练让他能在自己的鼻子被砸成一团之前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然而他还是没能躲过瞄准他下巴的那一拳。“不错的勾拳。”Ben扭过头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你当个酒吧服务员还真是可惜了。”Henry收回了自己的手,沉默地站在原地。突然安静下来的酒吧和周围人震惊的目光让他已经开始后悔了。“先生,您没事儿吧?”酒吧老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Henry,你做了什么!”

“嘿,嘿,没什么,你的服务员只不过和我开了个小小的玩笑。”Ben站起来拍了拍老板的肩膀,抽出一张纸币塞进对方衬衫的口袋,“别太介意,他是个好孩子。”老板皱了皱眉,把纸币掏出来拍到Ben的胸口,“那最好不过,先生。”

Ben轻轻吹了声口哨将纸币收了回去。他看了看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Henry,转身拿过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愉快的夜晚。老板,你的品位真不错。”

Ben路过的时候Henry侧过身子让到一边,然而对方明显不打算轻易放过他。Ben伸手拽住Henry的腰带,猛地把他拉向了自己,低下头轻轻在他耳边吐着热气。Henry瞬间绷紧了背部,条件反射一般抬起了手“嘿,别紧张。”Ben压下了Henry的拳头,“事实上,我是要还给你一个东西。”

Ben往他的手里塞入了一个坚硬的物体,“我觉得它很适合你。”Henry还来不及反应,高个子的男人已经推开了酒吧的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Henry在抬起手掌的瞬间就明白自己对那个声音隐约的熟悉感到底来自何处了。那个红色的塑料球看着真是分外眼熟,毕竟昨天才见过的东西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忘掉的。他的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感到刚才打在对方下巴上的那只拳头突然无比酸痛。

这是……惹祸了?